西江月

评分: 0+x

泽良在这一点上很怪

几乎每年中秋,他都喜欢守在武器库的阁楼里。远离欢乐团圆的喧嚣,与这些兵器做伴。有时会在武器库二楼踱步好久,有时会进门把武器库阁楼里的每件兵器都好好擦一遍,边擦,边和它们唠嗑儿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三年。信仰问他为啥,他说,文殊阁是他现在的家,很温暖,可他的老家在这儿,他总是要在中秋节陪陪老伙计的

信仰猜的到他想些什么

这些兵器是他入阁之后一件件去之前的战场上挖出来的,有他战友的气息罢

毕竟他在军队里待了十来年,这家伙对某些事物总有一种藕断丝连的留恋。说不想是假话。

今年的中秋不太一样

泽良陪了兵器们一整个白天,晚上却突然觉得空虚了

他想出去逛逛

于是他信步走到马厩里,随意牵了一匹马,骑了上去

出了大门他才想起来一件事:去哪儿哇?算了,管它,就随便走呗

他就骑着马,晃晃悠悠地沿着街道荡。边荡边望月。于是他知道了今天是怎么回事——他想忆熙了

正想着,身后就传来了马蹄声。嗒,嗒,嗒,踏着好听的节拍,不疾不徐,追到了他身边,放慢了速度。泽良甚至不用转头就知道,是忆熙——她就这么一匹坐骑,这么多年来都没换过,不熟就怪了。

“不守你的武器库啦?”

泽良摇头:“陪他们说了一天,现在想出来透透气。怎么有空了?”

“大中秋的一个两个全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没找到挑事的,也没找到能打架的,就想来看看你。”

“嗯。现在去哪儿?”

“我还想问你呢——去江边?”

“嗯。”

于是出门散步的蓝岚就看到了这么幅画面

两个黑衣人骑着马,一摇一晃的沿着街道走,天上的月亮懒懒的撒下月光,没撒到他们身上

蓝岚:月亮好亮我好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