邈云汉

评分: 0+x

即便是中秋前夜,月亮也依旧执拗的挂在那里。

月光还是淡淡的,清辉被随意的泼洒在林中。秋蝉在低低的叫着,声音却比往日衰弱了许多。

秦枫斜靠在树干上,手里提着的酒壶轻敲着树干。忽而吹一阵凉风,叶子便瑟缩起来,在秋风的怂恿下放声歌唱,空气里弥漫着灼烈而清纯的草木气味。

这棵树是秦枫无意间找到的,它的准确年龄早已不得而知,只能根据它的树干来判断它的年龄。对它而言时间算不得什么,只是在漫长岁月里愈见苍幽。它一直站在那里,没日没夜的站在那儿,静静的等待有缘人的发现。

它的愿望终于在百年后的一个秋天被一个不小心闯进这片林子的人实现了。

秦枫现在的角度刚刚好可以俯视整个文殊阁,而另一边苍山负雪,明烛天南,她便总是提了酒上这儿来,有时一坐便是一天。

月亮还在挥洒着清辉,秦枫尝试着让眼前的景物变的模糊,当她再次抬起头时月亮早已大了一圈,只可惜再望不见那月宫了。她有些懊悔,于是拉过酒坛随手扯开坛封。

被摇晃过,倒影中的月亮被搅碎,屡次尝试恢复却无果,只能悻悻的待到水面回归平静。那轮圆月显得格外单薄,一触既碎。

秦枫点了一下圆月的中心,原本平静的表象立刻被撕碎,这一次恐怕它很久都无法回归原样了。

每到这种时候,记忆总是能像潮水一样涌过来。

她想起了很多曾经的故事,想起了当年富饶美丽的故乡,还有那些和她一起对酒当歌的同伴,其实再怎么想也没用了,他们都不存在了不是吗?

一想起从前的事情,秦枫就有些昏昏欲睡,更何况秋蝉与风声交织出来的声音是最好的催眠曲。她依靠在树干上准备小憩。

耳边的树叶猎猎作响,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也只能闭上眼,在风声中任由自己坠入万丈深渊。

时间也该到了,月亮悄悄的把光收了回去,一点点将自己藏进了群山之间,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崭新而耀眼的红日。

耀眼的阳光把秦枫给晃醒了,她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迷迷糊糊中挥落了一地的露珠。露水砸在地上,摔出万道金光。

她将那坛酒倾洒在树根旁边,手里还轻轻拍着树干,嘴里念念有词,“这可是好酒,给你了,就当你陪我的报酬了,一般人想喝还喝不到呢”

树叶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金,背后苍山上的雪被阳光反射出了极其耀眼的光,叫人不敢直视。

林中的飞鸟开始逐渐活动起来,长着各色羽毛的飞鸟在天空中飞来飞去,逐渐和记忆中的场景重合在一起。

眼前一派繁华昌盛的景象,唯有她在里面显得格格不入,秦枫有些失落,但随后便释然了。

她怎么就忘了呢,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身边突然传来一阵音乐声,秦枫被吓了一跳,她现在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个铃声了。哦,还有,是碱基打过来的电话。

“怎么?有什么事吗?”

“你还好意思说,今天就中秋了赶紧给我滚回来布置会场啊!就差你了知不知道,别在那儿呆着了赶紧回来,你那头白毛都快造成光污染了知道吗?!”

电话另一边的碱基喊完这一通后立刻挂掉了电话,听声音是真的有些忙不过来了,看来还真是要赶快回去了。

张开翅膀俯冲过去,好久没用翅膀了,好在没摔。不过一段距离而已,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等到了后秦枫才发现,要做的事情确实不少,会做饭的都被赶去做月饼了,顺带做做午饭晚饭,不会做饭的也被赶去布置会场了,这回就连团宠言归和头牌蓝岚都没逃过去,只能老老实实的低头干活。

大家在一起吵吵闹闹的,花的时间不少,事儿却没干几件。不过也确实该到了晚宴的时间了。

说是晚宴,其实就是在户外聚餐,饭菜什么的摆上桌后也没什么礼仪讲究,该吃吃该喝喝什么也不耽误。

很快大家就开始拼起酒来,横七竖八的倒了一片,秦枫端着酒杯笑着望着醉倒在桌上的若干人,再抬头望着月亮,一时之间竟觉得九天之上的姮娥十分可怜,月宫里冷冷清清,怕是要羡慕这人间了吧?

秦枫向着明月举杯后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心里相对于那九重天上的仙人更增添一丝得意,成了仙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要艳羡这烟火?

清冷的月光重新洒在了地面上,只是不知道月宫到底凄冷成何样才能制造出如此清冷的银辉。

蓝岚又开始闹了,他拉着那些还没喝醉的人去放孔明灯。

孔明灯一盏盏的被放上天,在风中颤颤巍巍的升了天,飞到一定高度后反而更加稳了,月亮被灯笼簇拥着,看起来倒是不再那么孤单了。

“哎酒精,你在上面写的什么啊?”——这话是蓝岚说的,在阁里直接叫她酒精的人不多,他算一个。

秦枫这才发现其他人都在盯着她,想从她这儿得到答案,也不知道他们在她走神的时候都交流了写什么东西。

她起了个坏心眼,难得有这种情况,不逗逗岂不可惜?

“没写什么。”她说。

蓝岚脸上有些失落,突然间失落消失了,神情变得平淡起来,吵嚷着玩其他事物去了。看来是那些云梦粒子告诉他了吧,秦枫想。

看来蓝岚并没有和其他人说什么,这样也好,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不是吗?

她抬头望望月亮,再望望不远处的文殊阁,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秦枫确实骗人了,但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让大家知道,她知道自己的文笔几斤几两。不过其实也就一句话罢了——“待到明年时,月与灯依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