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坛酒

东碣城靠海。在较高的酒楼上一望就可以看见望不见尽头的海。

刚来东碣时阿九特别喜欢偷得那不知名的酒坊中异常好喝的烈酒再上酒楼上望向海平面,那月亮在酉时缓缓升起,半遮半掩犹羞涩的美人,月光倒影于海平面上,烈酒熏得脑袋晕乎着,于是恍惚中便也分不清这圆月究竟是海中的还是天上的了。

她并没跟那酒坊的主打过照面。只有一次进入那人酒坊的酒窖偷酒时险些被发现时匆匆一瞥。

那人黑发拖至脚踝,身着白衣。头上似乎还有个……角?

眼花了吧。

反正酒很好喝。掀开酒坛子上面那块红布后的香气四溢。

喝不到两口她就找不着北了。

“……她还以为我不知道呢。”苍玄华笑着跟汾酒分享着。

“?!什么什么什么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吗”

“你觉得呢?弄出的声音那么大还磨叽那么久,不发现才怪啊。”

“(゚o゚;”阿九呆滞了。

那天晚上苍玄华听见酒窖里有些动静便前去查看,怎想竟是一小姑娘在偷酒。

一眼千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